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頻道 > 國內新聞 > 正文
關注宜賓新聞網
轉發微博
“空天地”鎖“惡龍” 我國地質災害預警能力實現突破
2020-01-13 11:32 來源:新華網

“我國近期發生的多起災難性地質災害事件,具有高位、高隱蔽性特點,傳統排查手段已很難提前發現隱患。”前述國家重點實驗室常務副主任許強說,這也是目前地質災害防治痛點難點所在。

地質勘測技術求新求變

“須獼山是天地骨,中鎮天地為巨物。如人背脊與項梁。生出四肢龍突兀……莫道高山方有龍,卻來平地失真蹤。平地龍從高脈發,高起星峰低落穴。”

這些不是盜墓小說里的想象語言,而是出自唐代堪輿書籍《撼龍經》。用今天的眼光來看,前人總結的正是地質構造與褶皺特征。

長江上游江源文明從遠古走來,在四川留下多處痕跡。距今5000余年的營盤山史前遺址,位于茂縣縣城附近。這個黃河文明與長江文明交匯的大型中心聚落遺址,巧妙避開了附近的三條地震斷裂帶。

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考古專家陳劍認為,歷經五千年來若干次強烈地震和地質災害,營盤山遺址基本完好,僅在北端邊坡上有輕微滑坡現象。這說明古人工程選址有清晰的避災理論和豐富的避災實踐。

如今,隨著地質科學的發展,人們對地質災害的發育有了專業辨識和描述,即通過工程方法探究地質結構發育程度,也就是鉆探取樣分析。

折多山頂,一臺鉆機不停地轟鳴,設計鉆探深度1090米,用于探測折多塘斷裂。據探測方中鐵二院專家劉志軍介紹,折多塘斷裂是活動斷裂,對施工影響極大,需要用深孔鉆機來揭示它的物質組成和性狀。100公里目標的勘測,需要上千個深淺不同的鉆井。

鉆探探測能獲取豐富的數據,但對大范圍地質變動情況掌握并不全面。特別在變化極大的橫斷山區、青藏高原,有時一個洞往前多打1米,獲得的數據就截然不同。

我國地質勘測技術,走到了求新求變的路口。

從地面到太空科技鎖“惡龍”

單個樣本看不清,就多樣本采樣;單地樣本看不明,就放大范圍看。隨著高新技術的普及,人類迎來了航空航天探測的新時代。

成都理工大學提出“衛星遙感+無人機測繪+鉆探分析”的“空天地”一體手段,先對人無法抵達的區域進行風險劃分;再通過衛星遙感探測和無人機測繪,自動在三維地形上“剝掉”植被,對地表變形幅度進行監測,識別出風險再投入傳統工程地質勘探手段詳查。

從貴州興義和甘肅黑方臺的預警實踐可以看到,這套技術已經能將地質災害預警做到53分鐘倒計時。

在貴州興義滑坡監控視頻中,遠處黑乎乎的一片山壁徹底崩塌,而在此之前53分鐘,預警警報已經響起,通知附近人員撤離,無人員傷亡,過程完全在掌握之中。

這一技術也引入鐵路建設領域。中鐵二院員工劉曉輝,親身經歷了測繪裝備的迭代升級:“以前測繪上山頂下深溝,靠一步一步地走。有時候為了測一個基準點,大早上出發,到指定地點砍一根大竹子豎起測量桿就往回趕,到山下已經是晚上……現在實現‘空天地’一體測量,GPS、北斗、航測、無人機,都參與到測量中來。”

渝昆高鐵等工程勘探,也開始應用該新技術。中鐵二院除了引進、創新了高分辨率航天遙感、無人機勘測、多孔對井間電磁波層析成像等新技術外,還創新適用于高鐵工程建設的巖溶地質相關理論,構建了風險評估方法。多位院士鑒定該成套技術居于世界領先水平。

地底“尋龍”,空中“窺龍”,科技“鎖龍”。我國地質災害預警能力,已經開了大招。(吳曉穎 謝佼)

編輯:劉佳 責任編輯:楊湖平
欄目精選
一周排行

一点红心水论坛